由2019年离婚率创新高想到的

刚才看了本版的一个帖子,说2019年离婚率创历史新高,云云。下面跟帖很多,有封建卫道士的愤世疾俗;有路人甲的无可奈何;也有新式思想对社会历史进步的肯定。



  最近正好在温习《家庭、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》,真正的婚姻,是被对方外貌和人品吸引而成就的婚姻,而不是权衡利弊的婚姻。即,被对方的财产和权力吸引而达成的婚姻。



  遗憾的是,这种婚姻只在人类历史的早期有过,那个时候是群婚制。在一切形式的群婚家庭中,谁是某一个孩子的父亲,是不确定的,但谁是孩子的母亲,则是确定的。即使母亲把共同家庭的一切子女都看成是自己的子女,但她仍然能够把她自己亲生的子女同其它一切子女区别开来。由此可知,只要存在着群婚,那么世系只能从母亲方面来确定,因此,也只承认女系。一切蒙昧民族和处在野蛮时代低级阶段的民族,实际上都是这样。



  这个时代,女方在家庭中支配一切,一个不幸的丈夫或者情人,不管他在家里有多少子女或者占用有多少财产,仍然要随时听候命令,收拾行李,准备滚蛋。有时,她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撤换酋长,把他贬为普通的战士。



  外表上受人尊敬的、脱离一切实际劳动的文明时代的贵妇人,比起野蛮时代辛苦劳动的妇女来说,其社会地位是无比低下的;后者在本民族中被看做是真正的贵妇人,而就其地位的性质来说,她们也确是如此。



  但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,男人们终于取得了选择自己财产继承人的权利,并且在家庭中也取得了支配地位。几千年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女人们被排除在社会劳动之外。用恩格斯的话说,母权制被推翻,乃是女性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失败。丈夫在家中也掌握了权柄,而妻子则被贬低,被奴役,变成丈夫淫欲的奴隶,变成单纯的生孩子的工具了。



  也只有到了资本主义社会,资本主义无条件使用劳动力的本性才能了女性广泛参与社会劳动,而不是家务劳动的机会。因此,妇女的解放,只有在生产力和社会分工高度发展,以及资本主义无条件使用劳动力的情况下,妇女广泛地参与社会劳动而不是家务劳动的时候才有可能。



  因此,可以说,离婚率高,是女人参与社会劳动,提高了经济地位的直接结果,因为她们获得了平等参与讨论家庭事务的经济基础,并且不愿迁就那些平庸无能的伴侣。



  鼓励女性回归家庭不但居心不良,而且是开历史的倒车。因为,现代家庭虽然温情脉脉,有的家庭甚至甜甜蜜蜜,恩恩爱爱,但它掩盖不了这样一个事实,即,在男权社会里,不从事社会劳动的妇女和一个男人的结合,只不过是一种变相的卖淫,她和普通卖淫女的区别仅仅在于,后者的客户是不固定的,而前者固定地作为她丈夫的性工具和无偿的家务劳动机器,以维持生存。即,卖淫的批发和零售之间的关系。



  并且,这种一夫一妻制,只是变相的一夫多妻制而已。丈夫可以公开或者偷偷与其他女子发生关系而不会被苛责,甚至被认为是一种光荣,至多也不过被当做可以欣然接受的道德上的小污点,但女人则坚决不行,甚至引起严重的法律后果和社会后果。但事实,事情都是两面的,这同时也败坏着全体男子的品格。

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